category文章

【黃笠】晨間占卜

trackback0  comment0
※黑子的籃球 / 影子籃球員 - 黃瀨涼太×笠松幸男
※黃笠交往中前提

***

『今天雙子座將面臨十年才有一次的大厄運!
 不管是總體運、健康運、工作運還有財運全部都低到極點喔!
 尤其是戀愛運,一個不小心可能就會有感情破裂的危機!
 請雙子座的朋友今天千萬要小心。』

「噗、這也太誇張了吧。」
一早臨時起意看起晨間占卜的黃瀨,對於這個結果只是不屑的嗤之以鼻之後,便將電視關掉準備出門。

才剛踏出門沒幾步,黃瀨就聽到自個的手機響了。
「喔──是小綠間傳來的簡訊啊,還真難得呢~」
黃瀨心情愉悅的點開簡訊,但卻在看到簡訊內容的瞬間僵了臉。

『黃瀨,今天你將遭遇十年一次的厄運,今天最好老實點的待在家裡了。』

「哈、哈哈哈,搞什麼啊!竟然連小綠間都這樣嘛!」
沒把簡訊看完,黃瀨就笑著將手機闔上,準備開始整天忙碌的行程。





【黃笠】晨間占卜





平常總是嘲笑著聽信晨間占卜而攜帶一堆可笑幸運物的綠間,到了現在這個地步似乎也不得不相信了。
從一早拍攝工作因為難得的電車誤點而遲到,要出站時又因為錢包不見,而在電車站長室等著經紀人領出自己,之後當然是被經紀人狠狠訓了一頓;到後來因為天候不佳,而導致拍攝延後,好不容易等到天氣好轉準備正式拍攝了,但一起拍攝的女模特兒卻因為別的工作,而先行離開,拍攝工作只好延期;中午回到學校之後,就馬上面臨緊急小考,平時經常因工作缺課的黃瀨當然什麼都沒準備,最後落的滿江紅;到剛剛要進行練習前往體育館時,卻被從天而降的水淋得變成落湯雞……

「喲、今天怎麼全身都濕了啊?難道今天的造型是『濕淋淋的帥哥』嗎?」
全身濕的黃瀨一打開更衣室的門,就聽到森山拿全身濕的自己開了玩笑。

「請森山前輩不要取笑我了,我剛剛走來體育館的路上,正好二樓水倒了下來,在下面的我就變成落湯雞……」黃瀨一面苦笑,一面打開置物櫃將自己濕透的衣服換下。

「還不只如此呢,今天去工作也很不順利,然後回來學校馬上就遇到小考……」

「哇喔、那還真的是很衰呢!」森山將手搭上已經換好衣服的黃瀨肩上:「別難過啦!等等練習結束,我帶你去認識漂亮美眉吧。」

「明明就是森山前輩自己想去認識女生吧……」

「哈哈哈、不要戳破我!」從黃瀨身旁離開的森山,用力拍了黃瀨的肩膀笑著說道。

黃瀨摸著剛剛被森山用力拍下去的肩膀,向森山抱怨:「好痛喔,森山前輩!」

「算是給你不尊重前輩的教訓~」

「真是的……對了、笠松前輩呢?」

「你說笠松喔?那傢伙一下課就來社團啦,大概是教練交代他什麼事吧?」

「嗯、是這樣啊──」



黃瀨跟森山一到球場就看到笠松跟武內教練站球場旁。

大概是在討論戰略吧。

這麼想著的黃瀨,看到笠松抬起頭看向自己這邊,他慣例的舉起手對笠松打了招呼。

但笠松看到以後,神色似乎有些緊張的撇過了頭。

在旁邊將這情況看的一清二楚的森山,露出了賊笑:「喔──黃瀨、你是不是對笠松做了什麼啊~不然人家怎麼看到你就轉頭呢?」

「才、才沒有!森山前輩你不要亂說!!」

「我只是隨便說說的,你那麼慌張幹嘛呢。」森山攤了攤手,便轉身走進球場練習。



被森山的話嚇到的黃瀨,呆愣在原地,接著他突然想到了。

等等、今天早上的占卜是怎麼說的……好像說我會遭遇什麼十年一次的厄運……然後是說什麼來著…財運、工作運、健康運跟整體運勢……怎麼感覺都在一一實現。

對於晨間占卜的準確,不禁全身打顫的黃瀨,開始回想晨間占卜後面說了什麼。



好像是……戀愛會有破裂的危機?



想到這,黃瀨瞪大了眼睛,看像笠松的方向。

不、不會吧?

這樣想起來……昨天跟前輩道別是氣氛是有點僵,但應該也不至於會因為這樣而要分手吧?!




接下來的練習,也讓黃瀨十分難熬。

笠松根本都不把球傳給自己,或者更正確的來說……他根本都不看自己所在的方向!!

可惡啊、前輩到底是怎麼了啊!?

煩惱這些事情的同時,跟黃瀨同隊的成員們都被防守住了,只剩黃瀨一人有空檔,於是他向拿著球的笠松大叫:「笠松前輩!」

聽到黃瀨叫聲的笠松,立刻將視線轉向黃瀨,在兩人視線對到的瞬間,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錯覺,黃瀨覺得笠松的神情似乎……有點慌張?

因此分了神的黃瀨,最後的下場就是──被笠松傳過去的球往臉砸個正著。



該死、那個晨間占卜還真是準到爆。



失去意識前,黃瀨腦子裡只有這個念頭。



***



當黃瀨再次睜開眼睛時,眼前的視線一片黑暗。但他馬上就感受到臉上的濕潤,才發覺是毛巾覆蓋在自己的臉上冷敷。

「嗯……」因為臉上還是有些疼痛,黃瀨有些不安分的動了一下。接著思考起自己現在頭後面枕著的是什麼。

「黃瀨?欸、你沒事吧?」

頭上傳來了笠松的聲音,大概是覺得這種好事不可能出現在今天的自己身上,使黃瀨誤以為是夢。

但笠松前輩的聲音實在是太過清楚了,讓黃瀨的腦子瞬間都清醒了過來。



所以、自己現在枕著的是……笠松前輩的大腿嗎?!



因為太過驚慌而不知道該說些什麼,沉默了一陣後,黃瀨才開口:「前、前輩你怎麼在這,練習呢?」

「呃、喔……教練說我今天好像不太認真,就叫我出來冷靜一下,順便照顧你。」

「是、是這樣啊!那、為什麼我們會是現在這個姿勢?」雖然這問題有些尷尬,但該問的還是得問清楚。

「你、你問這個喔?」聽到黃瀨的問題,笠松有些緊張的想要抽身開來,但大概是想到就這樣離開,黃瀨的後腦勺會受到直接的衝擊,便放棄了:「還、還不是森山那小子,說什麼這樣枕著對傷患休息比較好……」



哪裡比較好啦!?這分明是對心臟的一種挑戰啊、森山前輩!



雖然黃瀨在心中這麼吶喊著,但他心理還是有某些部分感謝著森山。

當時對笠松前輩這麼提議的森山前輩大概也在心中竊笑,想著不用太感謝我啊黃瀨。

自己內心的想法都這樣被森山前輩摸透,因為這樣而感到有些氣餒。

「你現在狀況如何了?臉還痛嗎?」笠松的聲音將黃瀨從自己亂七八糟的思緒中拉回。

「嗯、臉是還好了啦……」嘴上這樣說著的黃瀨,突然想確認什麼,便繼續說了下去:「但我現在還是覺得很難過啊。」

「啊?難過?你是怎麼了?」雖然隔著毛巾看不到笠松前輩的表情,但前輩大概正皺著眉看著自己吧。

「前輩都不知道……我從早上就很不幸啊,一大早就看到晨間占卜說什麼我會遭遇十年一次的大衰運!結果早上就因為電車誤點跟錢包不見,所以工作遲到被經紀人罵了一頓,之後的工作也不順利,回來學校以後還遇到抽考欸!」

聽到黃瀨開始述說今天不幸的日子,笠松「噗吱」一聲的笑了出來。

「前輩你在笑嗎!?太過分了!我今天的遭遇這麼不幸,前輩還笑得出來!」

「抱、抱歉,你繼續說。」

「嗯、然後剛剛來社團的時候還被淋得一身濕,但這些還不是最讓我難過的……」

「不然,讓你最難過的是什麼?」黃瀨的斷句,讓笠松好奇的詢問。

只見黃瀨拿起臉上的毛巾,起身直視著笠松:「最讓我難過的就是前輩你今天一直避開我的態度啊。」

被黃瀨這麼認真注視的笠松,愣了一會才意識到黃瀨不知道什麼時候,抓住了自己的手不讓自己有逃跑的機會。

「呃……」就這樣被黃瀨注視的笠松也不知道該如何回答黃瀨,只是傻傻的回望著他。

「我有做了什麼,惹前輩生氣的事嗎?雖然我們昨天的確是有點不歡而散啦,但前輩也不該因為這樣就一直避開我啊。」

面對黃瀨認真的眼神,笠松撇開了視線,摸了摸脖子上黏著的OK蹦,有些難以啟齒的開口:「還、還不是你昨天……」

「昨天?」

「你昨天太超過了!竟然在我脖子上面種什麼草莓!!害我一大早被森山看到調侃啦!」大概是被黃瀨什麼都不知道的態度激怒了,笠松轉過頭對著黃瀨一口氣喊完這段話。

被笠松的態度嚇到的黃瀨,反應過來後,放鬆的大大呼出了一口氣:「原來是這樣啊……」

對於黃瀨的反應感到不解的笠松,又皺緊了眉頭:「蛤?什麼叫原來是這樣啊?不然你以為是怎樣?」

「沒、沒啦,因為晨間占卜說什麼,我今天的戀愛運也糟到極點,搞不好感情會破裂……加上遇到今天這些衰事之後,前輩一直避開我,然後又被前輩用球砸到,所以我以為前輩想要跟我分手……」

「黃瀨……你是白癡嗎?」被黃瀨這番話弄得一陣啞口無言的笠松,只說的出這句話回他。

「欸?!前輩怎麼這樣說啊!!」

「本來就是,少在哪聽信什麼占卜啦,誰會因為晨間占卜就這樣分手啊!?」

「有吧、小綠間就會的感覺……」黃瀨小聲的咕噥道。

「先、先不管那個怪人,難道你真的想因為這樣就跟我分手?」笠松認真的對黃瀨問道。



答案當然是想都不用想啊。



「當然不願意!」

似乎是對黃瀨的回答十分滿意,笠松笑著點了點頭:「嗯、這就對了。」

看著眼前笑著的笠松,還有剛剛的一番對話,讓黃瀨覺得今天這一整天不幸的遭遇怎樣都沒關係了……



***



結束練習後,黃瀨跟笠松走在以往兩人一起回家的路上。

這時笠松突然想起什麼向黃瀨詢問:「話說回來,那個晨間占卜,不是都有什麼吉祥物之類的嗎?綠間不是都會帶著?」

「嗯、對啊。」

「那麼你今天的吉祥物是什麼?」

「欸、對齁!等等喔,小綠間的簡訊好像有寫。」黃瀨翻找著書包裡的手機,拿出後跟笠松一起看起早上沒看完的簡訊。



『如果真的要出門的話,最好帶著你今天的幸運物。
 雙子座今天的幸運物是──戀人的吻。』



看完簡訊的兩人瞪大著眼睛盯著簡訊內容。

經過一陣沉默,黃瀨率先開口:「欸、前輩要來試試看嗎?」

「白、白癡啊你!誰要試啊!!」被黃瀨突如其來的問題嚇到的笠松,整張臉都紅了。

「欸~可是是前輩提議的嘛~」看到臉紅的笠松,讓黃瀨忍不住想要捉弄下去。

「我只是問你是什麼,我可沒說要試啊!」

「試試看又沒關係~反正昨天也親過了~」這麼說著的黃瀨慢慢逼近笠松。

「誰、誰管你啊!昨天是昨天!」被黃瀨一步步逼到牆角的笠松,拿起書包慌張的亂揮。

「前輩、不要拿著書包亂揮啊!」

才這麼說的下一秒,笠松就聽到黃瀨吃痛的叫聲。



黃瀨的臉部又被直擊了……



「唔、好痛啊、前輩……」被砸中臉部的黃瀨,蹲了下來摸著自己的臉哀叫著。

「黃、黃瀨你沒事吧?」沒想到自己竟然又砸到黃瀨的臉,笠松連忙蹲下準備查看黃瀨臉部的傷勢。

但當笠松將臉湊近黃瀨的臉之後,黃瀨卻立刻放下了原本放在臉部傷勢的手,將臉靠近笠松──親了上去。



這吻來的太快,讓笠松一時之間還無法反應過來發生什麼事。



等到黃瀨的嘴離開後,笑著說了「偷襲成功!」後,笠松才意識到發生什麼事。

只見笠松全身發抖的怒吼:「偷襲你個大頭,你是欠揍嗎?!」

「好痛啊!前輩你已經揍了啊!」

黃瀨摸著被笠松揍了下去的肚子,哀怨的大叫:「晨間占卜什麼的……果然還是最討厭了啦!」





- fin -
 









        
 
http://colleen1393.blog125.fc2.com/tb.php/39-4b4077c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