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tegory文章

【黃笠】害人不淺的保健室

trackback0  comment0
※黑子的籃球 / 影子籃球員 - 黃瀨涼太×笠松幸男
※黃笠交往中前提

***
【黃笠】害人不淺的保健室

有黃瀨涼太的地方,總是充滿著少女的叫聲,但今天的情況卻更勝以往。
海常高中的女學生們像發瘋似的追在黃瀨身後,那恐怖的樣子逼得黃瀨在校內四處逃竄。

「咦、黃瀨同學跑哪去了?」
「對啊,剛剛明明還看到他在這邊啊!」
「會不會跑到樓下了?」
「有可能……那大家分頭尋找!」
討論完畢後,一群女孩就分散開來尋找黃瀨的蹤跡。



這時的黃瀨,正躲在樓梯角落,等待這群女孩離開。

「呼--總算離開了……真是的,竟然有那麼多人,而且還地毯式搜尋!是要我躲在哪裡才好啊!」
黃瀨一邊小心的閃躲著隨處都可能出現的少女們,一邊思考著到底哪裡才是最安全的場所。



***



「笠松,你的臉有點紅欸。」森山看著身旁的笠松,關心的詢問。

「是嗎……」笠松則有些心不在焉,隨便應和了森山。

「是不是有點發燒啊?」森山將手撫上笠松的額頭查看溫度,「嗯……好像真的有點發燒,去保健室躺一下吧?」

「嗯……可是等等的練習……」想起自己的職責,笠松實在無法就這樣去保健室休息。

「不用擔心啦~重要的隊長大人還是先顧好自己的身體吧~」森山拉著笠松就往保健室的方向前進,要是不跟著笠松到保健室門口的話,就怕他等等會硬撐自己來練習。



***



距離不遠處又傳來少女們搜尋黃瀨的討論聲。

心想『慘了!』的黃瀨,躡手躡腳的準備逃往樓下,卻不幸在轉角處被逮到!

一看到這群女孩,黃瀨立刻拔腿就跑,而一直追逐黃瀨的少女們當然也接著追了上去!

「可不要小看運動員的腳力啊!」一邊這麼說的黃瀨,卻在拐了好幾個彎以後,發現身後的人群似乎……越來越多了?!

「這群女孩到底是怎樣啦!?少女的矜持呢?!」黃瀨就在內心吶喊著這些無意義的台詞的同時,卻發現自己面前又出現了一群女孩!

「慘了!!要被抓住了!」反應快的黃瀨立刻轉了個彎,看到最近的教室馬上開門衝了進去。



「呼──」剛經過大量運動的黃瀨,氣喘吁吁的呼了一大口氣:「平常的訓練都沒這麼嚴苛啊……」

冷靜下來以後,黃瀨才抬起頭看了一下自己所在何處:「保健室啊……這裡應該就不會被打擾了吧?」

但為了以防萬一,黃瀨還是整個人趴在門上豎起耳朵,仔細觀察門外任何動靜。

雖然聽不太到外面的對話,但還是可以聽到一群女人嘰嘰喳喳的討論著黃瀨的聲音。



就在黃瀨專注在門外的情況時,身後的簾子卻拉開了,等到黃瀨反應過來時,只看到一隻腳朝自己踹下去,還有一陣熟悉的聲音:「在吵什麼啊、黃瀨!!」

「咦、咦?!笠松前輩?!」雖然對聲音有所反應,但笠松的飛踢還是沒有及時閃躲過去,挨了一腳的黃瀨也只好邊叫著「好痛啊、前輩」,邊摸著自己的傷處。

此時,外頭的女孩們似乎是聽到保健室裡的吵鬧聲,聲音越來越靠近保健室。

這時候根本無法顧及自己的痛了啊!這麼想著的黃瀨,立刻站了起來。

看到黃瀨驚慌的樣子,笠松皺著眉頭本來想問黃瀨要幹嘛,但嘴才剛張開,就被黃瀨摀住了嘴巴,躲到簾子後頭去了。



保健室的門「喀」的一聲被打開,躲在簾子後面的黃瀨這時候根本連動都不敢動一下。

「咦?黃瀨同學不在這裡嗎?」
「可是剛剛明明有聽到聲音啊,該不會是躲在簾子後頭了吧?」
「不要亂拉開啦,這裡是保健室欸,萬一黃瀨同學沒有在裡面怎麼辦?」
「說的也是……還是去其他地方找找吧。」
討論完之後,一群人就將保健室的門關上離開。



「呼──總算走了……」黃瀨將簾子些微拉開後,從縫處確認真的沒人了以後,才鬆了口氣。

「黃──瀨──」從黃瀨身下傳來笠松低氣壓的聲音,讓他心想慘了!

閉上眼睛回過頭,準備接受笠松的制裁,但過了一會笠松卻都沒有動作,於是黃瀨睜開眼睛。

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錯覺,笠松的臉似乎有點紅?「前、前輩,你沒事吧?」

臉紅似乎是因為被黃瀨的手阻擋了呼吸,缺氧所導致的。在黃瀨鬆手以後,笠松才得以呼吸到新鮮空氣。

「沒、沒事啦……」

「前輩的臉哪是沒事啊!是說前輩怎麼會在保健室?」

「好像是有點感冒……所以被森山抓來保健室的……」

一聽到笠松生病的黃瀨,立刻神色大變,慌張得要笠松立刻躺下。

「我沒事啦,不用這麼緊張啦、黃瀨……」

黃瀨將手放上笠松的額頭上,擔心得查看著笠松的體溫,「那怎麼行呢,前輩明明還是有點在發燒啊!」

「就跟你說我沒事啦……」

見笠松還是想要起身,黃瀨硬是將笠松的肩膀壓制住,「不行!到前輩好好休息前,我都不會離開這裡。」

「蛤?你這傢伙,等等不是要練習嗎?」

聽了笠松的提醒,黃瀨抓了抓頭髮,有些尷尬的笑著:「哈哈、練習啊……今天大概去不了了……」

「蛤?你給我說清楚,沒有正當理由可不能缺席!」

「咦──?前輩不要這樣嘛~我有正當理由的!」

「那就說來聽聽啊。」黃瀨那一直扭扭捏捏的樣子,讓笠松感到非常不耐煩。

「呃……今天學校的女生們一直追在我後面跑……」

「嗯,這有什麼嗎?不是平常就這樣了嗎?」

「不,不是像平常那樣!!今天她們像是發狂一樣追在我後面跑!!那眼神……看起來就想要狩獵的野獸一樣啊!!」

「蛤?聽不懂你在說什麼……總之你要待在這,就給我安靜點!」

「咦──前輩──」

不是很想繼續理會吵弄中的黃瀨,笠松決定無視他,用棉被將黃瀨的聲音隔絕在外。



不知道過了多久,四周好像變得安靜了,黃瀨也沒有再吵鬧了。

笠松將頭從棉被中探了出來,發現黃瀨就這樣趴在自己床邊睡著了。

「真是的……那群女孩子到底喜歡這傢伙哪裡了,不過就是臉好看了點……」

笠松撐著自己的臉,一邊摸著黃瀨的頭髮,喃喃自語:「真是的,這傢伙……如果不要一直吵的話……」

「……如果不要一直這麼吵的話?」

「其實也沒那麼……」



等等、為什麼我剛剛講過的話被重複?!



慢了半拍笠松才查覺到,黃瀨的眼睛不知道什麼時候睜開了,並且偷瞄著自己。

原本放在黃瀨頭上的手,立刻拍了下去。

「好痛喔,前輩!」頭部被攻擊的黃瀨,摸著自己的頭,向笠松哀叫。

「少在那邊喊痛,明明就是裝睡的你不好!」

「咦──因為平常都聽不到前輩的真心話,只有這種時候才聽得到嘛──」

「什、什麼真心話啊!平常那樣還不夠嗎?!」

「當然不夠啊──只要是有關前輩的事,都不會嫌多喔!」



可惡、黃瀨這傢伙一定是故意的,幹嘛裝可愛的說這種讓人害躁的話!



是說……「你這傢伙是不是靠太近了啊?」笠松皺著眉不耐的向黃瀨質問。

「嘿嘿、沒啦,前輩不覺得……現在氣氛不錯嗎?」

「哪…哪裡不錯了?不要越靠越近啦你!」面對越靠近越進的黃瀨,笠松將手抵在黃瀨臉上,不讓他一直逼近自己。

「前輩、你怎麼可以這樣對模特兒的臉啊!我只是想要抱一下而已──抱一下而已嘛!!」

「誰、誰管你啊!!兩個大男人的抱什麼抱啊!!」

「前輩好過分啊!都不知道我剛剛在前輩旁邊忍得有多辛苦嗎?」

「誰管你忍得辛不辛苦啦!又沒人叫你待在這裡!」

「怎麼可以這麼說嘛!人家好歹也是你的戀人啊!!在戀人生病時,想守在身邊不是理所當然的嗎?!」

「唔……!可、可是這裡可是學校的保健室欸……」

「如果前輩在意的是這個問題的話……」黃瀨笑著從笠松身上起身,將四周的布簾拉緊:「這樣就沒問題啦。」

好像正中了黃瀨的下懷,笠松在黃瀨再次爬上保健室的床之前怒吼道:「不是這個問題!這裡是學校欸,你有沒有常識啊?!」

「但是我們也只有在學校的時間比較長嘛──前輩你又不讓我去你家……」



該死、這傢伙怎麼不管怎麼說都有辦法回嘴啊?!



「前輩……好不好嘛──」看笠松沒有回話,黃瀨不死心又爬回床上,逼近笠松。

「你這傢伙到底有沒有在聽人講話啊!!就叫你不要越靠越近了!!」

「前輩……」這時黃瀨的動作停了下來,就在笠松以為他要放棄而鬆了口氣時,「不然你親我一下,我就會乖乖聽話了。」



不知道是自己的錯覺嗎,講這句話的黃瀨……身後似乎有小花?



這讓笠松又開始臉冒青筋了起來,「誰要親啊你!!」

「咦──前輩你好過分喔!」黃瀨哀叫著,並趁笠松不注意時再度靠近。

等到自己湊近到笠松耳邊時,黃瀨吹了口氣,接著說道:「只是親一下就讓前輩你這麼害羞嗎?」

耳邊突然被溫熱的氣息侵略的笠松,立刻抓住自己的耳朵,滿臉通紅的大叫:「黃瀨你!!」

「前輩這樣真可愛❤」黃瀨笑著這麼說,並將笠松推倒在床上。

「等、等等!你這傢伙不要太過分!」

被黃瀨推倒的笠松怎麼會就這樣安分的任人擺佈呢?只見笠松不斷掙扎著,黃瀨只好將笠松的手壓制在床上。

「前輩不用這麼緊張嘛。」黃瀨一邊這麼說著,臉一邊靠近笠松。

「咦?!黃瀨等、等等!」看到黃瀨越來越逼近的臉,笠松將自己的臉撇開,掙扎也越來越激烈。

而黃瀨,卻在距離笠松的臉三公分處停了下來。

過了一會,黃瀨都沒有再靠近的趨勢,笠松將視線撇了回去──黃瀨此刻的表情就像被丟棄的狗一樣。

似乎是注意到笠松的眼神,黃瀨一臉哀傷的說道:「看來……前輩是真的很不喜歡跟我接吻啊……」

對於黃瀨的態度突然轉變,頓時讓笠松感到手足無措,「你、你幹嘛突然……」

「沒有啦、只是突然覺得,老是這樣強迫前輩似乎也不太好……」如此說著的黃瀨就這樣靠在笠松的胸前,「我並不想被前輩討厭……」

雖然看不到黃瀨的表情,但大概可以知道這傢伙講出剛剛那句話的表情大概是在苦笑著吧。



真是……讓人要隨時操心的後輩呢。



「唉……我知道啦!」黃瀨聽到笠松的話,微微抬起頭開始偷瞄笠松的表情。

只見笠松有些自暴自棄的說下去:「只、只是親的話還可以……」雖然鼓起勇氣硬是擠出這些話,但笠松的聲音還是越來越小。

「真的嗎?!」得到笠松許可的黃瀨,馬上就恢復了精神。

這讓笠松非常憤憤不平的想著『這傢伙剛剛該不會是裝出來的吧?!』,但男子漢一言既出駟馬難追。

「要、要就快點!」語畢,笠松便閉上眼睛。

但笠松卻沒發覺自己此時的眉頭還是深鎖著,這讓黃瀨差點失聲笑了出來。

這時黃瀨又突然想到什麼,他努力克制住自己快要笑出來的嘴角,「但是啊,前輩……我剛剛要求的是希望前輩主.動.吻.我喔──」



笠松大概愣了好幾秒才反應黃瀨剛剛說出口的話。



該死──!果然不應該就這樣縱容這傢伙的啊啊啊──!



笠松幸男,現在正陷入人生無限的後悔中。



但……畢竟也已經答應黃瀨了,這時候也只好把羞恥心什麼的全都扔到後頭去了!

「好、好吧!來就來吧!」笠松心想咬個牙一下就過去了,將黃瀨的衣領抓了過來──接著兩人的唇就這樣碰在一起。

大概是沒想到笠松真的會這麼做吧,黃瀨一時之間還沒有反應過來。

直到笠松的唇離開了自己,黃瀨才回過神。

「你、你幹什麼啦!明明是……你自己要求的不是嗎?!」接吻完的當下,笠松整張臉都紅了,害羞得不敢看向黃瀨,只好將頭撇了過去。

「不、不是啦……只是沒想到前輩真的……」沒料到笠松真的會主動親了自己的黃瀨,手撫在嘴上、滿臉通紅,視線也不敢看向笠松。

沒聽到黃瀨把話講完,笠松看向黃瀨後,「……噗、你該不會是……害羞了吧?」

「前、前輩你太過分了!只是……那、那個……」被笠松取笑,讓黃瀨的臉紅得更誇張。

難得看到這樣的黃瀨,笠松當然不會錯過這個機會,慢慢逼近黃瀨,「哪個啊──?」

笠松的臉突然靠近,讓黃瀨毫無防備的心臟多跳了好幾下,「請、請前輩不要突然靠我這麼近!」

眼前的黃瀨手足無措的樣子,讓笠松感到相當有趣,「你在慌張什麼啊──黃瀨?」

「就、就前輩你……」黃瀨停頓下來想尋找適當的詞彙,但腦子裡怎麼翻找都找不到,只能結結巴巴得繼續說了下去:「突、突然……這樣我……沒有心理準備啊!」

「噗、你是想要什麼心理準備啦!」

「因、因為這樣的前輩……太犯規了嘛!!」

「蛤?你在說什麼傻話啦!」

「前輩你真的……很過分欸……」看著笠松爆笑不止的樣子,黃瀨真心覺得自己想找個地洞挖。

「抱歉啦、因為難得看到你這樣……」注意到黃瀨似乎快哭了出來,笠松擦了擦剛剛因大笑而出現在眼角上的淚水。

黃瀨不太服氣的看著欲安慰自己的笠松,「既然前輩這樣說了,那我要賠償。」

「知道了、知道了,你想要什麼就說吧。」面對黃瀨的要求,笠松總是無法狠心拒絕。

「既然前輩都這麼說了,那我就不客氣了!」黃瀨笑著在笠松的嘴上輕啄了一下。

眼前出現黃瀨該死的笑容,笠松立刻用手摀住嘴,向他怒吼:「黃、黃瀨你幹嘛!!」

「前輩還敢說我,自己還不是一樣。」

「我、我怎樣啦!?」

「臉紅啊──」

「胡、胡說!我哪有!」被黃瀨戳破事實的笠松,慌亂的摸著自己的臉,想掩飾自己並沒有臉紅。

看到這樣的前輩,黃瀨張開雙臂將笠松擁入懷中,「我果然──最喜歡這樣的前輩了!」語畢,黃瀨便抓住笠松的手,再度親吻起笠松。



雖然剛剛已經親過了兩次,但畢竟只是輕輕附在唇上,黃瀨怎麼可能這樣就滿足。

黃瀨這次一開始只是輕啄笠松的唇好幾次,直到笠松的嘴終於放鬆,黃瀨才將自己的舌頭送了進去。

一開始笠松還有些抵抗,但漸漸的笠松的舌頭也開始回應起黃瀨,兩人就這樣相互交換氣息,雙唇緊覆著對方不放,彷彿不想在兩人之間留下一點空隙似的。

「唔、嗯……」笠松已經因為接吻許久,缺氧而導致臉上有點潮紅,這讓黃瀨幾乎快要按耐不住要撲倒笠松的欲望。



不行!黃瀨涼太、要把持住啊!



最後兩人結束長吻,雙唇終於分開時,兩個人都因為剛剛親吻太久而導致缺氧的關係,大口吸了四周的空氣。

「哈啊……黃瀨……你這混蛋!竟然給我伸舌頭進來的!」終於恢復正常呼吸的笠松,立刻就往黃瀨的頭上捶了下去。

「痛!對不起嘛、前輩……因為前輩實在是太可愛了,所以我忍不住就……」痛得眼泛淚光的黃瀨摸著被笠松重擊的頭部,「而且看前輩你好像很享受的樣子……」這麼說著的黃瀨又想靠近笠松。

查覺到他的意圖,笠松立刻伸出手制止,「等、等等!你這傢伙不要再靠近我了!」



今天實在是被這傢伙拐了太多次了!



笠松回想起今天的遭遇,馬上將黃瀨推開,「而且我哪有很享受!你少胡說!」

「但前輩的身體明明就很誠實的回應我……」

「沒有!那是你的錯覺!你要是再這樣就給我滾出去!」

「前輩放心吧,我不會再做什麼囉。」已經心滿意足的黃瀨從笠松身上爬起,安分的坐在床邊。

「真的,不會再做什麼?」笠松還是不太信任的看著黃瀨。

「嗯、真的──畢竟前輩是病人嘛!」

「如果你真的記得我是病人的話,剛剛就不會那樣對我……」笠松無力的吐槽黃瀨。

「沒辦法嘛,剛剛的前輩實在可愛的犯規啊~」黃瀨裝傻的對著笠松笑了笑。

「唉……真是的……」笠松嘆了口氣後,便跟黃瀨並肩坐在床邊。

黃瀨偷瞄著隔壁的笠松,想著該不該把話說出來。

「黃瀨。」

「是!」突然被叫到名字,黃瀨嚇得整個人都挺直了身子。



前輩該不會是連偷看他都不准吧!?



心裡暗自擔心起這些無所謂的事情,怎麼樣都想不到接下來笠松會說什麼。



「如果……只是肩膀的話,還可以給你靠一下……」

「咦?!」自己沒聽錯吧?!

黃瀨認真的思考自己等一下是否要去看個耳科。

「不、不要的話就算了。」

原來不是自己的幻聽。

「要、要!」擔心笠松會反悔,黃瀨馬上將頭靠了上去。

將頭靠在笠松的肩上後,黃瀨幸福得傻笑了起來。

查覺到肩上的頭不安分得顫抖著,笠松有些困惑的問:「你在傻笑什麼啊?」

「我果然還是最喜歡這樣的前輩了!」

「白──癡──」

雖然被笠松罵了,但黃瀨知道笠松此刻臉上的表情大概也跟自己一樣。



***



在兩人沉默了一陣子後,黃瀨鼓起勇氣想邀笠松一起回家。

「那、那個啊,前輩……」

「嗯?」

「我在想……我們……」



就在這時,說巧不巧,保健室的門突然被打了開。



布廉外頭出現森山的聲音:「我說笠松,你好點了嗎?」

這突然出現的第三者,讓黃瀨跟笠松兩個人都措手不及,但兩人想的卻是截然不同的事。



『森山前輩怎麼每次都這麼會壞我跟笠松前輩的好事啊啊!』黃瀨此刻的內心相當想詛咒森山。

而笠松此時想的卻是『慘了!要是被森山發現我跟黃瀨兩個人單獨在保健室的話,一定會被他調侃到死的!』



「欸、笠松,給點回應啊──該不會是睡死了吧?」沒多想的森山就要拉開布簾進去。

笠松就在這時迅速從布廉裡頭出來,「噢、噢,森山!」

「你怎麼樣啦?有好一點沒嗎?」森山沒察覺到笠松的不對勁,關心的詢問。

「有、有啊!你怎麼會來這裡?」

在簾子裡頭的黃瀨此刻正拼命的想到外面來,但卻被笠松死命的往裡推。

「想說找你一起回家啊。要一起走嗎?」

「噢、噢,好啊!」

「那麼你書包……在裡面嗎,我幫你拿?」講完之後,森山自然的就準備將簾子拉開。

就在這時,笠松伸出手抓住了森山,「不、不用了!我自己拿就好!」語畢,笠松立刻進去布廉裡,無視旁邊黃瀨的哀怨樣,迅速拿了書包就離開。

「書包拿了!我、我們走吧!」

笠松推著森山急忙離開,獨留黃瀨一人在保健室。



事情似乎發生得太快,讓黃瀨一時之前沒反應過來,等他反應過來時,只能大叫:「咦、咦?!前輩!你怎麼可以逃走啊?!」

吶喊完以後,黃瀨無力的坐在床邊。

手機鈴聲這時候響起,黃瀨拿出來查看寄件人,發現是笠松後便興奮得開始閱讀。



『剛才真是抱歉、作為賠罪……
 假日要不要……一起出去玩?
 就你跟我兩個人……』



閱讀完簡訊的手抖個不停,真是的……前輩怎麼可以老是這麼犯規呢……?!



「不過……剛才真是好險啊,差點就踩不住煞車了……」

回想起笠松前輩一開始因生病而臉紅的樣子、還有後來因接吻而臉頰泛紅的笠松前輩以及剛剛跟笠松前輩的吻……黃瀨似乎……又有反應了。




「該死、保健室……還真是害人不淺啊。」





- fin -
 









        
 
http://colleen1393.blog125.fc2.com/tb.php/40-7526b1c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