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tegory文章

【黃笠】集訓與你的約定

trackback0  comment0
※黑子的籃球 / 影子籃球員 - 黃瀨涼太×笠松幸男
※應該會有後續?

***




【黃笠】集訓與你的約定





每年海常高中籃球部的夏季集訓每年都會到神奈川的海邊進行。
今年剛進海常的黃瀨聽了以後笑說『不會是因為我們叫海常,所以來海邊集訓吧』,想著教練的想法也真是單純之類的時候,便被笠松一腳踹了下去。

雖然是到了海邊,但並沒有時間給這些隊員去海邊玩耍放鬆的時間,為了在冬季大賽取得優勝,每天都是過著天還沒亮就起床準備練習的日子。

一開始便是到外頭練跑十公里。森山在經過海灘時就會開始物色今天要為哪個女孩努力;早川則是會在一旁精神呼喊,但根本都沒有人懂他在喊什麼;小崛則是完全無法制止的這兩人誇張的行徑。
而今年有黃瀨所在的練跑隊伍,最後總是會引來瘋狂的粉絲追逐,為了怕這些粉絲擾亂團隊的氣勢,搞得笠松最後必須跟黃瀨脫離隊伍練跑。

練跑完後,緊接著就是一連串的基礎練習以及對戰練習,這樣的日子其實跟平時沒什麼兩樣,唯一的不同大概就是得跟隊員們從早到晚相處都在一起這點。

在過夜的第一晚,黃瀨吵著想睡在笠松隔壁,卻被森山說想要保有睡眠品質,而硬是阻擋在他跟笠松之間。

黃瀨每次都在想森山前輩是不是跟自己有仇啊?!總是這樣阻礙自己!

雖然黃瀨總是這樣哀哀叫著,但集訓也不是都一直在現場,第三天他便因為推不掉模特兒工作的關係先行離開。

大伙原本想著下次見到他大概是集訓結束在學校了吧,但黃瀨每次總是這樣跌破眾人眼鏡,過了兩天後這傢伙馬上就歸隊了,並且更加集中精神於練習,讓隊員們全都因此感受出黃瀨認真的心情,也更加的投入練習。

看到這情形,讓武內教練倍感欣慰,或許是因為看到更加認真的隊員,又或許是因為對黃瀨終於有身為王牌的自覺而有所感概。

也因此訓練更加提高了標準,讓隊員們全都叫苦連天。

雖然如此,但在每天都被操得半死的情況下,隊員們每個都在吃飽飯、洗完澡之後,就馬上躺進被褥裡呼呼大睡,也因此根本沒什麼時間抱怨,集訓的日子很快的就接近了尾聲。

在最後一天的晚上,大伙也是一如往常剛躺上床就因為疲憊而馬上就倒頭大睡。原本笠松也是立刻就進入夢鄉,但沒多久後便因為突然有支手打上了自己了臉,而驚醒了過來,他循著手的主人看去,原來是因為睡姿不良、而紛紛被隊員們抗議不願睡在他旁邊,最後落得身為隊長的笠松得負起這擔子,讓他睡在自己隔壁的早川。

笠松無奈的嘆了口氣,替整個人幾乎都脫離被窩的早川蓋上了被子後,原本想就這樣繼續躺回去,但卻又突然撇見黃瀨的床位……空無一人?

原本想說黃瀨大概是上個廁所之類的,馬上就會回來,但過了十分鐘後,卻依然不見蹤影。

這讓一向注重紀律的笠松生氣的想說這小子跑到哪鬼混了?!等等他回來一定要好好唸唸他!!腦中不斷想著待會看到這些小子是要先給他一腳還是該先給他一拳。

但笠松思考著等等要如何教訓黃瀨的情況並沒有持續太久。

在一片寂靜的夜裡,笠松隱隱約約的聽到外頭傳來的運球聲、還有球順利進入籃框的聲音……

這聲音……黃瀨那小子該不會?!

什麼都沒多想的笠松,馬上跑了出去聲音傳來的方向……果不其然,黃瀨這傻小子似乎是嫌白天練習的還不夠似的,竟然……還在練習?!

「咦、前輩?」正當笠松在苦惱要還在震驚於黃瀨的舉動時,當事人便率先走向了笠松。

「前輩,怎麼晚了怎麼還醒著?」

盯著眼前全身是汗的黃瀨,這傢伙大概已經練了一段時間了吧,竟然還想將球藏起來?!太明顯了啦,這個笨蛋!!

看著眼前抓著頭髮想掩飾而傻笑的黃瀨,笠松皺著眉問:「你才是,這麼晚了怎麼還在練習?嫌自己體力過剩嗎?」

「哈哈、果然什麼事都瞞不過前輩啊。」被識破的黃瀨,將原本藏在身後的球拿到了身前,注視著球後若有所思的開口:「也不是啦,只是想說我之前兩天不是因為工作缺席嗎?所以想把那兩天沒訓練到的部分補齊。」

聽了黃瀨的這番話,讓笠松整個人因此震驚到瞠目結舌,真是的……這傢伙到底要笨到什麼地步啊!?

似乎是沒察覺到笠松的心聲,黃瀨笑著問道:「是說前輩……機會難得,要不要來1 on 1啊?」

「啊?你在說什……」話還沒說完,黃瀨便將手上的球扔到笠松手上。

「要開始囉,前輩!」如此宣告的同時,黃瀨也同時進入了防守的姿勢。

嗯、這小子的防守姿勢的確有進步,就陪他練習一下吧。

觀察完黃瀨之後,笠松隨即也進入進攻狀態,兩人先是僵持了幾秒後,笠松率先從右邊帶球準備過人,這點當然被黃瀨看穿了,就在黃瀨準備將球搶下時,笠松又一個轉身,快速的從左邊來到籃框下,起跳後射籃,卻被黃瀨蓋了個火鍋!

「不錯嘛,黃瀨!」

「前輩也是啊,速度快到我差點追不上呢!」

「廢話少說,快點繼續!」

兩人就在這樣一來一往裡,持續打了30分鐘,就在黃瀨射籃之時,腳卻突然出現有些異常的疼痛,也因此失了準度。

笠松立刻就注意到黃瀨的異常,這時候誰還管什麼籃球啊,將黃瀨帶到旁邊的座椅後,馬上查看黃瀨的腳。

「前輩,不要這樣大驚小怪啦!我沒事的!」

「你這傻瓜!!從你的表情看來可不是沒事!該不會是之前模仿青峰時所帶來的負擔吧?!」想起之前與桐皇的對戰,笠松仔細的檢查起黃瀨的腳。

「前輩、我真的沒事……痛!」

似乎是碰到傷處了,笠松有些緊張了起來:「果然!你明天還是不要練習了,趕快去看醫生吧!」

「我沒事的,前輩!我可是海常的王牌,怎麼可以因為這點小傷就缺席呢,這樣會影響到大家的士氣的!」

「可是你的腳……」

「只是小傷而已,冰敷一下就好了,可以麻煩前輩嗎?」

黃瀨露出的眼神,讓笠松遲疑了一會……這傢伙,是認真的。

「好吧,你不要亂動,我跟旅館要冰塊,馬上回來。你這傢伙敢亂動的話,小心我揍你!」

「咦、欸!?好、好的!!」笠松的恐嚇向來都是來真的,黃瀨聽了以後立刻緊張的挺直腰桿。

過了一會,笠松便拿著被毛巾包覆的冰塊跑了過來,而黃瀨則是像被要求等待的狗般,一直維持著直挺的動作沒鬆懈過,這讓笠松笑著說道:「噗、黃瀨你是狗嗎?」

「咦!!前輩你好過分喔!不是你說要我不准亂動的嗎?!」被笠松這麼說的黃瀨,馬上大聲反駁,但那副樣子卻只讓笠松更覺得黃瀨的反應也太像狗了吧,而繼續竊笑不已。

「好啦、廢話少說,腳伸出來。」止住笑以後,笠松便開始幫黃瀨冰敷。

這段時間內,兩人都因為尷尬而沒有對話。

但這樣只是讓氣氛更尷尬啊!!無法忍受沉默的黃瀨,率先開了口:「那個啊,前輩……」

「嗯?」聽到黃瀨的呼喚,笠松將目光從黃瀨的小腿上轉移到臉上。

在這樣的氣氛中,原本想要講些什麼的黃瀨,卻因為被笠松注視,而變得結結巴巴的。

「你在緊張什麼啊,想說什麼就直說吧。」

真是的,前輩老是這麼遲鈍!看到笠松毫無防備的樣子,黃瀨在心底小聲埋怨著。

他深吸了一口氣以後才說道:「冬天的時候我們應該可以再次跟誠凜對決吧?」

「應該吧,如果他們順利打進WC的話。」

「那麼、」黃瀨稍作停頓,下定決心後,「等我們打贏誠凜以後……我有話想對前輩說。」語畢,黃瀨死命的低下頭。

該死、我的臉現在應該很紅吧,怎麼會這麼遜啊我!?

笠松看著眼前的黃瀨遲遲不肯抬頭,皺起眉頭問:「有話幹嘛不現在說,非要等到那時候啊?」

可惡啊啊啊~~前輩怎麼會這麼遲鈍啦!!

「不行!一定要等到那時候!這是我下定的決心!」黃瀨似乎是用盡全身的力氣,看著笠松說完這一串話。

而笠松愣住的反應,讓兩人因此對視了一陣子,當黃瀨注意到時,整個人馬上抱起了頭在內心後悔的吶喊。

可惡、我怎麼會這麼沉不住氣啦!!我剛剛到底是什麼表情面對前輩的?!這樣不是等於說出口了嗎?!

看著眼前後輩在內心上演著小劇場,笠松似乎明白了什麼卻又不是那麼清楚。

想讓黃瀨放鬆情緒,於是拍了拍他的頭。

這個舉動,讓黃瀨驚訝得抬起了頭,只見笠松撐著臉看向別處,「雖然我不太清楚你想說什麼啦,但就等到那時後再聽你說吧。既然約定好了,那就一定要贏啊。」

「前輩……」黃瀨看著笠松遲遲沒有轉過頭來,暗自猜想著前輩大概是害羞了吧。

想到這點,黃瀨就立刻撲了上去,「好的!我一定會為海常取得勝利的,所以請前輩等等我喔!」

「你這傢伙!!不是在冰敷嗎?!不要靠過來啦,小心我揍你喔!」

黃瀨撲向自己沒多久後,笠松馬上就掙扎了起來,兩人就這樣陷入在一片混亂。

最後笠松只聽到黃瀨說了:「前輩你已經揍下去了,好痛……」





***





終於到了與誠凜的對戰,想到這便興奮不已的黃瀨,深吸了一口氣來平復自己的心情。

「前、前輩……」黃瀨看著身旁的笠松,有些緊張的問:「你還記得集訓最後一晚的約定嗎?」

尚在集中精神的笠松,聽到黃瀨的問題似乎還沒馬上反應過來,「嗄?」

「咦?!前、前輩你該不會是忘記了吧?!」笠松一臉疑惑樣子,讓黃瀨整個人驚慌了起來。

看到黃瀨這個樣子,似乎喚醒了笠松的回憶,「嗯、喔,你說那個約定嗎?你那天好像也是這麼慌張的樣子。」

回想起那天的黃瀨,讓原本賽前緊張的笠松因為笑意瞬間放鬆了下來。

「咦、咦?!請前輩不要記得這種無謂的事情啦!」

「抱歉、抱歉,我還記得。」好不容易止住想笑的情緒,笠松連忙向黃瀨賠不是。

「真的嗎?」

「是啊,所以你給我好好幹啊,可不准輸喔!」

聽到笠松這麼說,黃瀨的眼睛瞬間像是發現寶藏般閃爍著光芒,興奮得對笠松答道:「好的,前輩!」





- TBC? -
 









        
 
http://colleen1393.blog125.fc2.com/tb.php/41-8a6dbf74